限制概念

限制概念

转自《哲学园》


笛卡儿与费希特主体的差别


费希特关于本源行动的模型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笛卡儿的「我思,我在」(cogito ergo sum)。笛卡儿的命题表达出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但费希特的自我不同于笛卡儿的我思。笛卡儿的主体更多只是一个点,而费希特的主体是一个行动的过程。自我要存在就一定要自我设定自身,自我的设定行动和存在是共存的。用费希特的话来表示就是自我设定自己作为自我设定,但这个本源行动不能被我们直观到,即是说本源行动不会出现在意识的经验层面。相反,必须预先设定本源行动的存在,才能解释经验的可能性。费希特的本源行动,或者说行动和行动的产物具有同一性这个前提,其实需要由经验的层面回溯性地推论出来。费希特的策略不是采取一种自上而下的进路,即由最高的原则下降到日常经验的存在;相反,费希特追踪我们所感所看的日常经验,然后追溯它们的前提。从某个方面而言,经验和先验之间存在一个裂缝——本源行动是经验意识的可能条件。

 

因此,可以说费希特到达了人类知识必然的前设,就是自我的自我设定,但这个本源行动如何发生,或者说它如何可能仍然尚未确定。到底自我如何设定自身?

 

限制(Anstoβ)


 
要回答这些问题,关键是理解费希特的限制概念(Anstoβ),这个德语词汇有众多含义,但当中有两个含义在知识学的语境下值得注意︰阻碍或刺激。

 

费希特在甚么地方引入这个概念呢﹖Anstoβ出现在1794/95年《知识学》第二部份的结尾,在那个部份费希特讨论了关于自我的表象如何可能的问题。费希特的结论是表象的出现只能通过自我与非我之间的互动。然而这互动首先需要一个非我,但具有能动性的自我如何设定一个非我、一个被动性的元素﹖如果在自我之内拥有一个被动性的元素,即Anstoβ,具体而言,那个具有能动性的自我的行动就难以前进一步。由于存在这个限制,自我与某种客观的东西相对立,一个外在的基础可以作为表象的根据。因此,借着Anstoβ,自我可以设定非我,并最终产生出众多表象。于是我们得到了关于Anstoβ的两个含义︰首先作为自我活动的障碍,其次非我设定作为对自我活动性的刺激。可是读者们对费希特这个概念的引入感到突然,这个突然出现的概念有人为独断的味道,而且正如黑格尔指出,这个Anstoβ只是变了装的物自身。

 

不过费希特关于Anstoβ的用法实然并非如此,从上文中我们可以得知Anstoβ作为一个外在的限制,一个外在的障碍,自我的活动必然要跟Anstoβ对立。不过Anstoβ根本不是甚么外部,Anstoβ其实是自我原初构成的一部份。这是费希特对于自我与Anstoβ两个概念非常关键的看法︰首先,Anstoβ作为限制只是因为主体的自我设定活动;但反过来,自我的设定活动也取决于Anstoβ的限制功能。但这是甚么一回事?

 

正如费希特所言,Anstoβ是我的自我设定的产物,因此Anstoβ不是突然出现的限制,而是跟自我一道由于自我的恒常设定活动而出现的(没有阻碍就没有活动);同时,正是这种阻碍/刺激允许主体进一步规定自己。费希特的做法非常类似黑格尔哲学的方法,即自我限制自身,但为了限制自己,必须站到自我的界限以外去限制自身,因此又出现了无限性。用费希特的话就是「无限与有限作为综合的元素被综合为一。」

 

现在让我们进入下一步,正如上面所言,自我设定自身作为自我设定。因此,没有Anstoβ,自我就不能设定任何东西,而且自我亦不成自我。所以自我的设定活动、自我是甚么等问题,取决于Anstoβ的存在。

 

所有这些听起上来可能比较抽象、难以理解。但费希特在知识学的下一个部份给予Anstoβ一个非常具体的描述。在此Anstoβ得到一个非常具体的规定:它等同于感觉。但感觉如何代替Anstoβ呢?正如上文所言,Anstoβ不是任何一个阻碍我们的、真实的东西。在费希特的论证中,它意指使得自我得以可能的自我建构能力。现在,感觉很明显内在于自我。感觉就是一个界限,感觉为自我的活动提供了阻碍和刺激。

 

原初的被抛掷性

 

乍看之下Anstoβ这个概念在知识学的体系中的重要性不那么明显,但它确实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自我是能动的,自我设定自身作为自我设定。自我设定自身作为自我设定是可能的,当且仅当(if and only if)自我是受限制的。也就是说,在自我的自身构造活动的深处,早已存在一个障碍、一个强加的法则,对自我作约束和限制。自我构造自身的自由是原初被规定的,完全超出自身的控制。自由因限制而存在,限制因自由而存在。我们可以用存在主义者(existentialists)和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哲学中的「事实性」(facticity)和「被抛掷性」(thrownness),跟费希特的思想作模拟,或许这会令我们对费希特思想有更清楚的理解︰费希特实际上肯定了存在以一种被给予的事实性为条件。自我是被抛掷去超越自己的自由和行动。在这种事实条件之外,自我可以自由地行动和决定,但这一切都取决于Anstoβ这个障碍。存在就是受到限制,但同时间,正因为存在限制所以自我能够行动,这就是「无限性」(infinity)(因此可见Anstoβ具有双重含义︰阻碍或刺激)。

 

这揭示了自我设定的原初行动的面貌,最初它似乎是循环的,但正如我们已经看到,费希特并没有将整个世界都缩进一个纯粹的、绝对存在的自我。费希特所做的不是从无中生有创造出整个世界,而是发现自我的行动——即去发现自我有自身的限制、界限,透过感觉,自我发现自己的有限性。通过同一个行动,即限制同时作为阻碍和刺激,这个行动引发了创造︰自我只能根据它这个行动形式去构成自己。

 

在这个精确的意义上,费希特是众多关注人类有限性的思想家的先行者,但在费希特那里,有限性不仅仅意味作为人类,或者说作为自我是有限的。对于费希特而言,限制同时作为刺激。并非我们是有限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是能够继续行动;而是我们能够行动,正因为我们是有限的。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老马迷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