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村

山亭一望夕阳前,

白鹭乱飞落水田;

忘路主人弹舌笑,

村村无处不烟烟。


全文链接
 

徽州古城

      徽州古城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全文链接
 

昭觉寺

昭觉寺

                       金鸭香销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

                       少...

全文链接
 

都江堰

                 《都江堰》

                  黄俞(清)

岷江遥从天际来,神功凿破古离堆。

恩波浩渺连三楚,惠泽膏流润九垓。

劈斧岩前飞瀑雨,伏龙潭底响轻雷。

筑堤不敢辞劳苦,竹石经营取次裁。...


全文链接
 

马未都 | 朋友臧天朔

    写这篇悼文时,手机里还在播放臧天朔的《朋友》。今天从早到晚一有空闲就播放这支歌,反复听反复有感觉。这些年随着年龄增长,感觉增厚,多了一层忧伤。早晨接到天朔去世的噩耗,先是不信,马上核实后扼腕长叹。


    去年在首都机场候机,正准备登机时就听到一声大喊:“老马!”寻声望去,远远地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天朔灿烂的笑容。天朔人过五十,笑容仍如五岁孩童,天真无邪,通透敞亮。我们俩匆匆寒暄几句,然后各奔东西。谁知此次擦肩而过竟成永别!


    我和天朔不算很熟,碰面都在...

全文链接
 

东郊记忆

东郊记忆

    东郊记忆前身是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成都国营红光电子管厂(代号773厂),我国第一台黑白电视显像管及投影仪显像管就诞生于此。2009年将部分工业特色鲜明的厂区作为工业文明遗址予以保留,并与文化创意产业结合,打造成音乐产业基地。

新打造的东郊记忆成为集合音乐、美术、戏剧、摄影等文化形态的多元文化园区,并真实地还原了成都老东郊工业基地的原貌。“修旧如旧,旧房新用”是东郊记忆建筑的主要特色,它结合了计划经济时代工业美学与现代商业建筑功能,兼容并蓄了20世纪50年代前苏联援建的办公楼、21世纪初的办公楼、多层厂房和工业感十足的烟囱管道,营...

全文链接
 

塔子山

登锦城散花楼

李白

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

金窗夹绣户,珠箔悬银钩。

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

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

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


全文链接
 

文殊院

文殊院

始建于隋大业年间(605年——617年),川西四大佛教丛林之一。相传隋朝时,隋文帝之子蜀王杨秀的宠妃,为当时的“圣尼”信相所建,故称信相寺。五代时一度改名妙圆塔院,宋代仍称“信相寺”,明末毁于兵灾。清康熙三十六年重建并改称文殊院,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康熙帝御赐“空林”绢本横幅,派专使赐抵文殊院,因此文殊院又名“空林堂”,御书“空林”二字及钦赐“敕赐空林”御印一方,至今依然保存完好。

佛舍利是佛教中最为珍贵的圣物,文殊院宸经楼内就供奉有一粒佛骨舍利,为上世纪20年代,蜀中大德能海上师朝礼印度菩提伽耶时,重庆西阳籍僧人佛金法师在菩提伽耶经管香火,佛金法师将其供养的佛骨舍利请能海...

全文链接
 

宽窄巷子

宽窄巷子

由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平行排列组成,为青黛砖瓦的仿古四合院落,这里也是成都遗留下来的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

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在平定了准葛尔之乱后,选留千余兵丁驻守成都,在当年少城基础上修筑了满城。清朝居住在满城的只有满蒙八旗,满清没落之后,满城不再是禁区,百姓可以自由出入,有些外地商人乘机在满城附近开起了典当铺,大量收购旗人家产。形成了旗人后裔、达官贵人,贩夫走卒同住满城的独特格局。此间的宽巷子名叫兴仁胡同,窄巷子名叫太平胡同,井巷子叫如意胡同(明德胡同)。

辛亥革命以后,清朝总督赵尔丰随后交出政权,拆除...

全文链接
 

窦圌山

窦圌山

    李白少年时曾游窦圌山,题下 “樵夫与耕者,出入画屏中” 之绝句,大匡山是他隐居读书之处,并常去附近的戴天山、太华山、窦圌山、紫云山等名山行游,有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开元八年(公元720年)冬,李白出游成都、渝州、峨眉山,干谒苏颋、李邕未得重用,重返隐居处大匡山,写过一首《冬日归旧山》:

未洗染尘缨,归来芳草坪。

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

地冷叶先...

全文链接
© 老马迷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