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的起源

宗教的起源

转自《哲学园》


职业团体与公民道德

 

循着「社会分工」的思路以及对于道德议题的关注,涂尔干追溯了「职业团体」(professional groups)的历史与现状,及其在公共生活中发挥的作用。涂尔干发现,职业团体最初伴随着大量活动走出家庭而越发重要,从古罗马到中世纪末这段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它发挥过为各行业提供价值规范、调解矛盾纠纷的积极作用。但大工业的发展却促成了原有职业团体的衰落,国家试图取代但又无法完全取代原有职业团体的规范与自治功能。

 

涂尔干认为,相较国家而言,职业团体能够提供更为直接、广泛和持久的道德影响,这种影响具体而灵活,真实且有效。涂尔干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是国家、职业团体和个人的相互辅助与相互制约,而这种相互配合的最终目的,则是导向一种有道德规范的个人生活。

 

教育思想

 

涂尔干在法国任教时,最初获得的是教育学教职。每年讲授教育学课程的经历使得他对教育问题有着深入系统的思考。他从对人性的基本假设出发,提出「纪律是人性本身所需要的」:不受约束的欲望会走向膨胀与虚无,而适度的纪律与规范则是自由与幸福的必要前提。在涂尔干的教育思想中,道德教育构成至关重要的环节。成功的道德规范必须是「人们自愿向往的」,对它的接受基于一种「启蒙了的赞同」 (enlightened assent)。

 

涂尔干绝非以一种抽象说教的方式来阐述其教育思想,而是将教育观念与教育制度的演进放到整个法国乃至欧洲社会史中去考察。教育制度是社会的展现,同时也负有联系个体与社会的职责。在对不同时期的教育状况进行深入详细的历史梳理后,他将教育的内容总结为对人性的认识与对自然的研究。人性复杂多变,必须置于历史,而自然更是博大浩瀚,需要更精巧的工具。但这两方面从来都是相通的。

 

宗教的社会起源

 

涂尔干寿命并不算长(59岁),对宗教起源的探讨,是他生前所做的最后一项重要研究。他探寻这一问题的方式,是回到图腾崇拜这一「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the elementary forms of the religious life)上。涂尔干发现,原始人所崇拜的图腾,并不限于某种图像符号,同样分享了神圣性的还包括与这一符号有关的一系列事物,包括这一符号代表的动植物以及氏族成员等等。因此,图腾崇拜不是针对特定的符号、物种、个人,而是一种对于匿名的、非人格的「力」的崇拜。

 

涂尔干推论,图腾既是神的外在形式,又是氏族的主要标志,这两者极有可能就是一回事。人们所崇拜的那种超越个体的神圣力量,首先就来自社会生活的道德强制力,但这种力量又不仅仅是压制,融入其中会激发出巨大的能量。涂尔干认为,这种「既专横又助人,既威严又仁慈」的社会力量,才是图腾崇拜的真正起源。这种力量并不均衡地分布于日常生活,而是更加集中于某些特定的时段。涂尔干发现,很多氏族的生活节奏可以周期性的分为「分散谋食」与「集体欢腾」时期。分散谋食时期的平淡乏味与集体欢腾时的群情亢奋会极大凸显社会的神秘力量,人怎能会不被这种力量所吸引呢?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老马迷途|Powered by LOFTER